案例|“香菊”、“菊花”和“野菊花” 哪個可以作為普通食品的原料
2019-05-28 09:42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作者: 中國消費者投訴網
更多
  湖北省荊州市沙市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9)鄂1002民初859號
  原告:劉某,男,漢族,1975年出生,住荊州市荊州區。
  被告:武漢某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沙市店,住所地:荊州市沙市區。
  負責人:魯某。
  委托代理人:黃某,女,漢族,1979年出生,住荊州市沙市區。
  原告劉某與被告武漢某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沙市店產品責任糾紛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審判員黃云枝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劉某、被告武漢某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沙市店的委托代理人黃某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劉某請求判令:1、被告退還原告所購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食品貨款23.8元;2、被告賠償原告懲罰性賠償金1000元;3、訴訟費由被告承擔。被告武漢某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沙市店辯稱:產品標簽上標示的高山野菊花是對產品香味的描述,并非原告所述的野菊花,是普通菊花,菊花是被列入既是普通食品又是保健食品的產品。野菊花僅僅是廠家對產品香味進行宣傳的手段,原告未舉證證實涉案產品是野菊花,也未證明其受到損害。原告僅依據標簽要求被告承擔懲罰性賠償,惡意訴訟目的明顯,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經審理查明:原告于2017年6月3日到被告處購買“樹峰野香菊”一包,價款23.8元。該產品配料為香菊,原告因所購產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而要求被告退還貨款,并賠償原告懲罰性賠償金1000元以致訟爭。
  本院認為:雙方對于買賣合同的成立、生效的事實無爭議,本院對該事實予以確認。原告認為該產品的配料為“野菊花”,“野菊花”被列入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不應作為普通食品的原料。依照《衛生部關于進一步規范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規定,菊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野菊花是保健食品,“樹峰野香菊”配料標示為“香菊”,經查明“香菊”與“菊花”并非同一品種,被告認為“香菊”系菊花可用于食品原料的抗辯主張本院不予采納。但訴爭產品配料為“香菊”暫未經衛生部門許可即作為普通食品原料進行使用,武漢騰達茶業有限公司作為制造商在其生產的“樹峰野香菊”中以“香菊”作為食品原料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另查明,2017年4月19日常曉恒(系原告之妻)、2017年5月27日劉長江(系原告之子)在被告處購買與涉案產品相同產品各一包。原告及其近親屬在相對集中的時間內購買同一產品,且交易對象固定,該行為應認定為同一購買行為。原告及其近親屬以三個案件向本院起訴,屬于濫用訴權,對其濫用訴權的行為部分,本院不予確認和支持。原告訴請要求被告退還該食品貨款23.8元符合法律規定,被告應予返還。因涉案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不得上市銷售,依法應采取無公害化處理、銷毀等措施,為防止其再次流入市場,待本判決生效后,本院將予以收繳并依法處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款之規定,被告應賠償原告“樹峰野香菊”食品的懲罰性賠償款共計1000元,本案中應分配賠償金為1000元÷3=333.33元。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四條、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武漢某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沙市店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退還原告劉某貨款23.8元;
  二、被告武漢某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沙市店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劉某懲罰性賠償款333.33元;
  三、駁回原告劉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減半收取25元,由原告劉某負擔15元,由被告武漢某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沙市店負擔10元。
  被告武漢某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沙市店若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的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或者代表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湖北省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黃云枝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蘇江峰
  書記員李安龍
(責任編輯:中國消費者投訴網)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同意其說法或描述,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
基本的二十一点玩法技巧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