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人對處罰決定認可與否并非判斷市場監管局是否已履行相關查處的法定職責所須考量的因素
2019-05-28 09:46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作者: 中國消費者投訴網
更多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書
  (2018)滬行申1004號
  再審申請人(原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章斌,男,1986年9月29日生,漢族,住浙江省臺州市。
  被申請人(原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住所地上海市浦東新區。
  法定代表人吳偉平。
  委托代理人應慧琴。
  委托代理人陸瑩。
  被申請人(原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浦東新區。
  法定代表人杭迎偉。
  委托代理人顧濤。
  委托代理人王穎彥。
  原審第三人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基隆路XXX號XXX樓XXX室。
  法定代表人PANQING。
  委托代理人劉倩,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劉洋,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章斌因要求履行法定職責及行政復議決定一案,不服上海知識產權法院(2018)滬73行終1號行政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章斌申請再審稱,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浦東市場監管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用詞不規范,其所用的“中央差速鎖”并非“單速分動箱中的‘T-3型托森中央差速器’”和“雙速分動箱中配備的‘摩擦片式自鎖式中央差速器”,處罰決定沒有認定涉案車輛是否存在中央電子差速鎖;生效行政判決實際上已經否定浦東市場監管局對中央電子差速鎖的認定;浦東市場監管局錯誤采信身份不明專家出具的《鑒定報告》,原審法院未準予調取該專家的身份信息;原審法院未準予調取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豹路虎公司”)委托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進行鑒定的申請書;原審法院未采信其委托鑒定的鑒定結論,請求撤銷原判,改判支持其原審訴訟請求。
  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辯稱,本案行政處罰經過充分的前期調查,經過聽證,證據材料均經過聽證及一、二審庭審質證,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請求駁回再審申請。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辯稱,浦東市場監管局受理調查及作出處罰決定符合法律規定,行政復議決定維持了該處罰決定。
  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述稱,作為被處罰方另案提起過行政訴訟,判決后,已經服判。
  本院認為,原審已查明,章斌向工商部門舉報捷豹路虎公司在銷售2014款發現4車輛過程中存在實際銷售的車輛配置與其官網和宣傳冊中的表述不一致的虛假宣傳行為,浦東市場監管局接到章斌及其他消費者投訴后,經立案調查、聽證,認定捷豹路虎公司的宣傳行為構成虛假宣傳,進而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并將處理情況告知章斌,已履行了法定職責。章斌不服,申請行政復議。浦東新區政府受理后,通知浦東市場監管局提交行政復議答復書,經延長審理期限于法定期限內作出被訴復議決定,維持浦東市場監管局作出的舉報答復并送達復議決定書,并無不當。原審據此判決駁回章斌的訴訟請求正確。浦東市場監管局對虛假宣傳行為的查處系依職權并非依申請履行其法定職責,章斌對浦東市場監管局作出的處罰決定認可與否并非判斷浦東市場監管局是否已履行相關查處的法定職責所須考量的因素。因此,章斌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章斌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張吉人
  審判員王巖
  審判員郭貴銀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書記員居雯婭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
  行政判決書
  (2018)滬73行終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章斌,男,1986年9月29日生,漢族,住浙江省臺州市。
  委托代理人田軍偉,男,1985年5月2日生,漢族,住山東省青島市。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住所地上海市浦東新區。
  法定代表人吳偉平。
  委托代理人應慧琴,女。
  委托代理人陸瑩,男。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浦東新區。
  法定代表人杭迎偉。
  委托代理人徐傳林,男。
  原審第三人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C1區001地塊)7樓713室。
  法定代表人PANQING。
  委托代理人劉倩,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陶永祺,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律師。
  上訴人章斌因要求履行法定職責一案,不服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7)滬0115行初537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年1月23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4月2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章斌的委托代理人田軍偉,被上訴人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浦東市場監管局)委托代理人應慧琴、陸瑩,被上訴人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浦東區政府)委托代理人徐傳林,原審第三人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豹路虎公司)委托代理人劉倩、陶永祺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認定:2015年3月26日,浦東市場監管局根據案外人的某某,就捷豹路虎公司涉嫌虛假宣傳的行為予以立案。因案件不能按期辦結,浦東市場監管局于同年6月24日和7月24日依法延長辦案期限。
  同年6月18日,浦東市場監管局收到市工商局轉來的章斌的某某信后,電話聯系章斌,告知其反映的情況已立案查處,將在案件辦理后告知其處理情況,并告知了案號。章斌在舉報信中反映其購買的2014年款路虎發現四在中央電子差速鎖、全地形反饋適應系統、音響品牌等方面與官方宣傳資料不符,要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進行立案查處。
  在案件調查過程中,浦東市場監管局于2015年6月9日到2016年11月8日間先后多次對捷豹路虎公司的政府事務副總裁朱穎進行調查詢問;于2015年7月20日至23日間對部分車主及上海地區的涉案車輛經銷商進行調查詢問。捷豹路虎公司向浦東市場監管局提交了涉案車輛的中國國家強制性產品認證證書、車輛一致性證書、車主手冊、英國之寶公司董事的公證證言、客戶投訴情況說明、致客戶函、律師見證筆錄、經其委托的同濟大學汽車學院汽車安全技術研究所朱西產教授出具的專家意見(系該專家對涉案車輛的樣車進行勘驗后出具)、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出具的《鑒定報告》、相應民事案件的裁判文書等材料。經捷豹路虎公司申請,浦東市場監管局于2016年3月1日舉行聽證。
  關于涉案車輛的音響系統,捷豹路虎公司提交的英國之寶公司董事的公證證言載明,路虎第四代發現車型所搭載的英國之寶音響系統系英國之寶公司與捷豹路虎團隊深入合作而成,英國之寶公司授權捷豹路虎在其產品、配置、車主手冊及其它廣告材料中使用英國之寶的商標。捷豹路虎公司的政府事務副總裁朱穎在調查過程中對此亦進行了陳述。就喇叭數量問題,朱穎陳述:涉案車輛中使用了3個同軸喇叭,即將高、低音二個喇叭裝配成類似一個喇叭的外形,所以從外形看是14個喇叭,其實是17個喇叭。
  根據捷豹路虎公司提交的專家意見及《鑒定報告》,“中央電子差速鎖”并非汽車行業的專業用語,沒有任何國家標準或行業標準對該用語進行統一定義,市場上所稱的“中央電子差速鎖”主要是指能夠實現車輛軸間力矩分配的防滑差速器;市場上主流防滑差速器主要是兩種,即摩擦片式自鎖差速器和托森差速器;標準裝備的2014款發現四車型在單速分動箱中配置了T-3型托森式中央差速器,該差速器和EDS配合能實現中央電子差速鎖的功能;加裝了雙速分動箱的2014款發現四車型裝備了摩擦片式自鎖式中央差速器,同樣具備中央電子差速鎖鎖止功能;二者在功能實現方式、屏幕上的顯示狀態及越野性能上有區別。其中,關于差速器與差速鎖的分析如下:差速器的功能系將各個驅動輪分開,使得各個驅動輪能夠自如地實現不同轉速的驅動,前后驅動橋和分動箱中均配置了差速器;差速鎖的功能系將所有驅動輪聯接成整體,在差速器鎖死狀態下使兩側車輪轉速相等,當一側車輛懸空或打滑時,另一側有抓地力的驅動輪可以得到全部的驅動力矩,從而使車輛脫困,分為中央差速鎖、前驅動橋差速鎖和后驅動橋差速鎖,其中中央差速鎖對四驅車輛的越野性能影響最大;由于強制鎖止式差速鎖的缺點,目前只在一些低端越野車上使用,在多功能運動車型中普遍采用限滑差速器;由于限滑差速器能夠像差速鎖一樣實現驅動輪驅動力矩的分配,提高車輛的越野能力,按照習慣也稱為差速鎖。
  針對捷豹路虎公司提交的《鑒定報告》,浦東市場監管局于2016年4月15日走訪了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就《鑒定報告》相應內容進行了解,該中心指派業務發展部總監張舒(即《鑒定報告》的批準及簽發人)、副總監王佳怡配合調查,其陳述:檢測中心組織三維專家共同分析、研判視頻材料及技術資料后,根據專家共同意見出具該報告;該中心是具備法定資質的機動車鑒定、檢驗部門,此次鑒定內容不在其資質證書范圍內,出具的報告的性質是專家意見,供各單位參考,沒有法律效力;但該中心是專業的機動車檢測、鑒定機構,在行業內知名度很高,專家的專業性很強,出具的報告具有權威性,歷來被司法、行政機關作為判決、定案證據采用。
  2016年11月11日,浦東市場監管局作出浦市監案處字[2016]XXXXXXXXXXXX號行政處罰決定(以下簡稱320處罰決定),認定捷豹路虎公司關于全地形反饋適應系統中的大巖石模式、中央電子差速鎖及駕駛員座椅側向支撐調節功能的宣傳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以下簡稱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虛假宣傳,遂根據該法第二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決定責令捷豹路虎公司停止違法行為,消除影響,并處罰款人民幣9萬元。其中,關于中央電子差速鎖的認定,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不論是標準配置車輛還是選裝了雙速分動箱的車輛,均具備中央差速鎖。雖然標準配置車輛上的T-3型托森中央差速器……當事人將其表述為中央電子差速鎖并不準確和恰當,也未做備注說明”。
  2016年11月23日,章斌與浦東市場監管局的案件承辦人陸瑩電話聯系,詢問該案的處理情況,承辦人告知章斌,浦東市場監管局已作出處罰決定并上網公示,并告知該局認定捷豹路虎公司關于“中央電子差速鎖”“側向夾緊裝置”“全地形反饋適應系統”的宣傳構成違法行為,關于“英國之寶音響”品牌及揚聲器數量的宣傳不認定為違法行為。同年12月20日,浦東市場監管局向章斌發送短信,主要內容為:“路虎車主,您好:您向我局舉報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原捷豹路虎汽車貿易(上海)有限公司)對2014款路虎發現者4系列車輛宣傳活動中涉嫌違法行為的相關情況經我局調查已作出處理決定并上網公示。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對車輛全地形反饋適應系統、中央電子差速鎖、駕駛員座椅側向支撐調節功能的宣傳行為已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對捷豹路虎公司作出停止違法行為,消除影響,并處罰款人民幣90000元的行政處罰決定”,同時提供了查閱相關信息的網址,并告知了申請行政復議和起訴的權限和聯系電話。
  2016年12月27日,章斌不服,就該舉報答復,向浦東區政府申請行政復議。經浦東區政府通知,浦東市場監管局提交了行政復議答復書。因不能在規定期限內作出復議決定,浦東區政府于2017年3月8日依法延長復議審理期限,并告知章斌及浦東市場監管局。同年3月31日,浦東區政府作出被訴復議決定,并送達章斌及浦東市場監管局,章斌于同年4月8日簽收。
  另查明,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經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授權的鑒定范圍包括汽車的各類性能,但其中不包括“中央電子差速鎖”。
  原審認為: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三條第二款的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對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監督檢查,故浦東市場監管局具有對章斌舉報所涉的虛假宣傳行為進行查處的法定職責。
  浦東市場監管局接到章斌的某某后,因該舉報與案外人之某的某某內容相同,故告知章斌其反映的情況已立案查處。該案立案后,浦東市場監管局依法對被舉報行為的實施者、涉案車輛的相應銷售商、部分車主等進行了調查詢問,調取了涉案車輛的相應證書、宣傳文件等資料,對捷豹路虎公司提交的《鑒定報告》走訪了鑒定機構,依法延長辦案期限,并舉行了聽證。可見,浦東市場監管局針對該舉報事項進行了多方面的調查,辦案程序合法。浦東市場監管局經調查,認為捷豹路虎公司關于音響系統品牌及喇叭數量的宣傳屬實,但關于全地形反饋適應系統中的大巖石模式、中央電子差速鎖及駕駛員座椅側向支撐調節功能的宣傳構成虛假宣傳,并據此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就上述處理結果,浦東市場監管局以電話方式告知章斌,并將行政處罰決定的相應內容以短信方式告知章斌,對章斌舉報事項均予以了答復。章斌承認接聽到了上述電話,雖否認浦東市場監管局承辦人員所記錄的電話內容,但亦無法說明其所認為的電話內容,故原審法院對浦東市場監管局的電話記錄予以認可。因此,章斌認為浦東市場監管局未就其舉報的音響系統問題進行答復的意見,與事實不符,原審法院不予采納。章斌還認為浦東市場監管局在行政處罰決定書中根據《鑒定報告》認定標準配置車輛具備中央差速鎖的認定屬事實認定錯誤。原審法院認為,浦東市場監管局就該《鑒定報告》走訪檢測中心后,并未將該報告以鑒定意見這一證據形式進行采納,而系作為專家意見予以采納,且該《鑒定報告》就與“中央電子差速鎖”相關的部件或功能出具的意見與經捷豹路虎公司委托的另一名業內專家的意見相同,故浦東市場監管局采納該專家意見進行認定,并未違反法律規定。且浦東市場監管局在處罰決定中認定捷豹路虎公司關于中央電子差速鎖的宣傳構成虛假宣傳。因此,對章斌的上述意見,原審法院亦不予采納。
  綜上,浦東市場監管局已依法履行其法定職責,浦東區政府所作復議決定亦具有合法性,章斌的主張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原審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章斌的一審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章斌負擔。判決后,章斌不服,上訴于本院。
  上訴人章斌上訴稱:1.中央電子差速鎖中的電子二字是指對中央差速鎖這一實體裝置而言,對于有無中央差速鎖完全可以通過實體鑒定,原審法院不同意對標準配置車輛是否有中央差速鎖進行司法鑒定,有違法律規定。2.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的《鑒定報告》依據捷豹路虎公司申請而出具,原審法院不調取捷豹路虎公司委托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進行鑒定的申請書,有違法律規定。3.原審法院在(2017)滬0115行初291號案中,明確認定中央電子差速鎖會使相關公眾產生涉案車輛裝備了某種實體裝置的誤解,而浦東市場監管局錯誤采信身份不明的專家出具的《鑒定報告》,錯誤認定存在“中央差速鎖”,且一審法院不準許章斌調取專家身份的申請明顯程序違法。綜上,原審判決違背法律和事實,章斌要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支持一審訴求。
  被上訴人浦東市場監管局辯稱:1.章斌是就捷豹路虎公司車輛中“中央電子差速鎖”等宣傳不符進行的某某。2.浦東市場監管局就章斌的某某進行了調查,并依職權對捷豹路虎公司出具的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的《鑒定報告》進行了核實。3.在查明事實后,浦東市場監管局對捷豹路虎公司有關“中央電子差速鎖”的虛假宣傳行為進行了處罰。綜上,原審判決正確,請求予以維持。
  被上訴人浦東區政府辯稱:浦東市場監管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符合法律規定,浦東區政府的行政復議決定書程序合法。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正確。請求法院維持一審判決。
  原審第三人捷豹路虎公司述稱:1.浦東市場監管局作出的調查結論與目前各地法院已生效判決結果基本一致,都確認路虎公司的涉案車型存在中央差速鎖。2.浦東市場監管局320處罰決定經原審法院在(2017)滬0115行初291號案的審理,已經生效,可見浦東市場監管局的相關認定是正確的,綜上,捷豹路虎公司認為章斌的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二審中,章斌圍繞其上訴請求向本院補充提供了如下證據:1.北京中機車輛司法鑒定中心[2018]車鑒字第0048號司法鑒定意見書(以下簡稱中機鑒定)。2.上海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新浪官方微博2017年11月24日發布《浦東法院涉上海自貿區知識產權典型案件報告》節選(以下簡稱新區法院微博節選)。
  浦東市場監管局、浦東區政府、捷豹路虎公司對中機鑒定的形式真實性無異議,內容真實性、鑒定物合法性有異議。對新區法院微博節選的真實性無異議,并認為該些證據與本案無關。
  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2016年11月11日,浦東市場監管局作出320處罰決定并認定:“2.關于中央電子差速鎖。在宣傳冊(2014年款)的車輛配置信息中,四種車型的標準配置中均包含中央電子差速鎖。當事人向我局提交了上海市機動車檢測中心于2016年2月26日出具的《鑒定報告》,基于此,當事人提出,標準配置的四種車型在單速分動箱配置的“T-3型托森中央差速器”,與EDS系統(電子制動力控制系統)配合,可以實現“中央電子差速鎖功能。上述《鑒定報告》載明,單速分動箱中的‘T-3型托森中央差速器’是一種機械式的防滑差速器。選裝雙速分動箱中配備的‘摩擦片式自鎖式中央差速器’是一種電子控制式的防滑差速器。這兩種防滑差速器的區別主要有兩點。一是前者是機械式裝置,需配合EDS(電子制動力控制)系統共同作用,實現中央電子差速鎖功能;后者是電子控制式的,可以在儀表盤中以‘鎖頭’開閉方式顯示中央電子差速鎖的工作狀態。二是經過實車測試,配置了前者的車輛在城市正常公路上的性能表現更優,配置了后者的車輛在極端越野地形下的性能表現更優。我局認為,不論是標準配置車輛還是選裝了雙速分動箱的車輛,均具備中央差速鎖。雖然標準配置車輛上的‘T-3型托森中央差速器’配合EDS系統(電子制動力拉制系統),可以實現中央電子差速鎖功能,但在車輛儀表盤上無法顯示相應的符號和工作狀態。當事人將其表述為‘中央電子差速鎖’并不準確和恰當,也未做備注說明。”
  2017年3月20日,捷豹路虎公司不服上述320處罰決定向原審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原審法院以(2017)滬0115行初291號案予以立案受理。2017年9月28日,原審法院作出(2017)滬0115行初291號行政判決,在該判決中捷豹路虎公司訴稱:“宣傳冊將‘中央電子差速鎖’標為標準配置,并無不當。(1)‘中央電子差速鎖’并非一個單獨的零配件,該詞語系從車輛生產商提供的英文原文‘CentreElectronicLockingDifferential’翻譯而來,其中‘Locking’是一個動名詞,指的是‘鎖上、鎖住’的動作和狀態。‘中央電子差速鎖’僅為原告的宣傳用語,指代的是中央電子差速鎖止功能。(2)宣傳冊的配置表中將‘中央電子差速鎖’與其他功能并列,是對功能的描述。由于涉案車輛具有中央電子差速鎖止功能,宣傳冊用‘中央電子差速鎖’指代中央電子差速鎖止功能,是準確恰當的,并不構成虛假宣傳。(3)選配了雙速分動箱的車輛的中控屏可以顯示綠色‘鎖頭’標識,但該標識不代表中央電子差速鎖止功能,宣傳冊也從未宣傳綠色‘鎖頭’標識為標準配置。被告浦東市場監管局僅因為標準配置車輛不顯示該標識,即認定宣傳冊對‘中央電子差速鎖’表述不恰當,系存在認定錯誤。”原審法院則認為:“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經營者不得利用廣告或者其他方法,對商品的質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產者、有效期限、產地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虛假宣傳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本質在于相應宣傳內容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質量、性能等容易產生誤解。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不正當競爭解釋)第八條第三款的規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日常生活經驗、相關公眾一般注意力、發生誤解的事實和被宣傳對象的實際情況等因素,對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行為進行認定。因此,在認定原告上述宣傳行為是否構成虛假宣傳時,不應根據汽車行業專家或與涉案車輛毫無接觸可能性的普通公眾的認知標準來評判,而應是基于涉案汽車的消費者或潛在消費群體、汽車產業鏈的相應經營人員等相關公眾的認知標準進行評判;也不應要求相關公眾對涉案車輛的配置、性能等做極為深入、全面的研究與了解,而應以相關公眾施以普通的注意力,結合涉案車輛的實際宣傳情況等,作出綜合認定……就‘中央電子差速鎖’而言,雖然國家標準或行業標準未對該名詞進行定義,原告提交的《鑒定報告》亦稱該名詞并非汽車行業的專業用語,但市場上確有該種表述存在。原告將其涉案車輛可實現的‘中央電子差速鎖鎖止功能’宣傳為‘中央電子差速鎖’,該行為是否構成虛假宣傳,取決于相關公眾看到車輛配置表中‘中央電子差速鎖’為標準裝備的標注后,是否會對涉案車輛的配置產生誤解。在標準配置的涉案車輛中,通過‘T-3型托森中央差速器’這一機械裝備配合EDS系統共同實現中央電子差速鎖鎖止功能;在選配了雙速分動箱的涉案車輛中,通過‘摩擦片式自鎖式中央差速器’實現中央電子差速鎖鎖止功能。雖然二者均可實現中央電子差速鎖鎖止功能,但所據以實現該功能的裝備不同,越野性能不同(選配了雙速分動箱的涉案車輛具備更好的極限越野能力),在儀表盤上的顯示狀態亦不同(選配了雙速分動箱的涉案車輛能在儀表盤中顯示該功能的工作狀態)。原告將其在2013年款‘路虎’第四代發現車輛中裝備的‘摩擦片式自鎖式中央差速器’標為‘中央電子差速鎖’,在2014年版的涉案車輛更改裝備后,仍標為‘中央電子差速鎖’。對相關公眾而言,其看到2014年版涉案車輛宣傳冊中關于‘中央電子差速鎖’為標準裝備的宣傳,極易產生涉案車輛裝備了‘摩擦片式自鎖式中央差速器’這一具有更優秀越野性能的差速器的誤解,事實上也確有相關消費者產生此種誤解……綜上,原告的涉案宣傳行為構成虛假宣傳。被告浦東市場監管局所作的被訴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要求撤銷該行政處罰決定的訴請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浦東區政府提供的證據和依據足以證明其具有作出被訴復議決定的職權,所作復議決定具有合法性,原告請求撤銷該復議決定的理由亦不能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上述原審法院(2017)滬0115行初291號行政判決,現已生效。
  審理中,各方當事人均無法明確“中央電子差速鎖”、“中央差速鎖”相對應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或相關統一定義。
  本案中,一、對于章斌在本案中向本院遞交的中機鑒定
  本院認為,浦東市場監管局、浦東區政府、捷豹路虎公司對中機鑒定的內容真實性有異議,對其鑒定物的合法性有異議,對此章斌并無證據證明該鑒定物確系系爭的且未被改裝的2014年款路虎發現四越野車,故本院對于中機鑒定中鑒定物的合法性亦難以確認,因此,本院對于章斌本案中所提供的中機鑒定不予采納。
  二、對于章斌要求對“中央差速鎖”進行司法鑒定的相關上訴意見
  本院認為,原審法院未準許章斌關于要求對“中央差速鎖”進行鑒定的申請并無不當,理由有二。其一,根據本院查明的事實,“中央差速鎖”并無相對應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或相關統一定義,因此,在無相關標準的情況下,無法確定相應的鑒定內容。其二,本案中章斌是以其購買的2014年款路虎發現四在“中央電子差速鎖”等方面與官方宣傳資料不符,向浦東市場監管局進行舉報,浦東市場監管局亦是針對捷豹路虎公司對“中央電子差速鎖”的宣傳是否構成虛假宣傳進行處理,并不涉及章斌所稱的“中央差速鎖”。綜上,本院對于章斌的相關上訴意見不予采納,相關鑒定申請不予準許。
  三、對于章斌關于原審法院不調取捷豹路虎公司委托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進行鑒定的申請書,有違法律規定的上訴意見
  本院認為,在捷豹路虎公司向原審法院遞交的《鑒定報告》中明確記載了上海機動車檢測中心接受的捷豹路虎公司的委托事項,故章斌請求調取捷豹路虎公司的鑒定申請書并無必要,原審法院對章斌的上述調取申請未予準許并無不當。本院對于章斌的相關上訴意見,不予采納。
  四、對于章斌關于浦東市場監管局錯誤采信由身份不明的專家出具的《鑒定報告》,錯誤認定存在“中央差速鎖”且不準許章斌調取專家身份的申請明顯程序違法的上訴意見
  本院認為,首先,捷豹路虎公司在“中央電子差速鎖”沒有對應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或相關統一定義的情況下,將該詞語指代涉案車輛可以實現的某種功能,并沒有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但捷豹路虎公司對“中央電子差速鎖”的相關定義,應當是清晰、準確的,否則捷豹路虎公司會因對“中央電子差速鎖”的相關定義描述不清晰、不準確,導致相關公眾對車輛配置的誤解,而構成虛假宣傳。其次,浦東市場監管局并未將《鑒定報告》作為證據采納,而是經過充分調查,在該《鑒定報告》就“中央電子差速鎖”相關的部件或功能出具的意見與經捷豹路虎公司委托的另一名業內專家的意見相同的情況下,引用《鑒定報告》中有關涉案車輛涉及“中央電子差速鎖”的實際情況,即“單速分動箱中的‘T-3型托森中央差速器’是一種機械式的防滑差速器。選裝雙速分動箱中配備的‘摩擦片式自鎖式中央差速器’是一種電子控制式的防滑差速器”,并得出捷豹路虎公司在上述兩種防滑差速器性能有所區別的情況下,均以“中央電子差速鎖”表述,易產生相關公眾誤解的結論。浦東市場監管局做出上述認定的320處罰決定,已為原審法院(2017)滬0115行初291號生效判決所維持,故浦東市場監管局在320處罰決定中所引用的《鑒定報告》中的相關內容,已為生效判決所確認。再次,對于上訴人關于原審法院對其調取專家身份申請未予準許的上訴意見,本院認為,該份《鑒定報告》并非原審法院委托事項,故原審法院無需主動對鑒定專家的資質進行審核。且在原審相關證據中,已對《鑒定報告》的出具單位,《鑒定報告》相關批準人有所披露,上訴人對《鑒定報告》的內容、專家資質有異議,應當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提供相關證據予以證實。原審法院據此未準許上訴人調取專家身份的申請,并無不當。最后,相關公眾結合浦東市場監管局在320處罰決定中的上下文可以明顯的得出,320處罰決定中“不論是標準配置車輛還是選裝了雙速分動箱的車輛,均具備中央差速鎖”中的“中央差速鎖”指代的就是上述“單速分動箱中的‘T-3型托森中央差速器’”和“雙速分動箱中配備的‘摩擦片式自鎖式中央差速器’”,浦東市場監管局在320處罰決定中對于“中央差速鎖”的表述并無不當。綜上,本院對于章斌有關浦東市場監管局錯誤采信由身份不明的專家出具《鑒定報告》,錯誤認定存在“中央差速鎖”且不準許章斌調取專家身份的申請明顯程序違法的上訴意見,不予采納。
  綜上,章斌的上訴請求和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審判決駁回章斌的訴訟請求并無不當,應予維持。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上訴人章斌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何淵
  代理審判員朱曉婕
  審判員范靜波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
  書記員周穎
(責任編輯:中國消費者投訴網)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同意其說法或描述,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
基本的二十一点玩法技巧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