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投訴分析 >
網購貨物被快遞損毀或丟失,消費者應當如何維權?
2017-10-10 12:58 來源:中國司法案例網 作者: 任啟明
更多
原題:維權找賣家 商品請保價——從四個典型案例看快遞責任的承擔
        如今,網購早已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作為網購的最后一個環節,取快遞成了“剁手黨”們最期待的事情。然而,快遞一旦出現丟失、損毀,損失的就不僅僅是美麗的心情了,還有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快遞出現了問題如何維權?以下四個案例可以為我們提供指引。
        一、網購快遞損毀,消費者應當向銷售者主張權利
        在最高法院公布的消費者維權典型案例——楊波訴圓通快遞、付迎春網購合同一案中,最高法院指出消費者網購的貨物在交付過程中被他人冒領,消費者主張銷售者與送貨人共同承擔賠償責任的,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應由銷售者承擔賠償責任。
        (一)基本案情
        2013年3月19日,楊波以網購形式從付迎春開辦的電子經營部購買價值15123元的電腦一臺,下單后貨款及郵寄費95元均已向迎春付清。同日,付迎春委托巴彥淖爾市合眾圓通速遞有限公司烏拉特前旗分公司(以下簡稱速遞公司)送貨。該貨物于同月24日到達交貨地后被他人冒領。為此,楊波多次要求付迎春交貨未果,遂訴至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人民法院,請求判令速遞公司、付迎春賠償其電腦款15123元和郵寄費95元。
        (二)裁判結果
        受訴法院認為,楊波以網購形式從付迎春處購買商品,并向付迎春支付了貨款和郵寄費,付迎春作為托運人委托速遞公司將貨物交付給楊波,分別形成網購合同關系和運輸合同關系。從當事人各自的權利義務來看,在網購合同中,楊波通過網上銀行已經支付了貨款和郵寄費,履行了消費者的付款義務,付迎春作為銷售者依約負有向楊波交貨的義務。雖然付迎春已將貨物交給速遞公司發運,但在運輸過程中,速遞公司的工作人員在送貨時未驗證對方身份信息擅自將貨物交由他人簽收,銷售者付迎春尚未完成貨物交付義務,構成違約,故對楊波請求付迎春賠償已付的電腦款15123元,郵寄費95元的訴訟請求應予支持。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合同只約束締約雙方當事人,速遞公司將貨物錯交給他人,屬于付迎春與速遞公司之間的運輸關系。速遞公司不應在本案中承擔賠償責任,故對楊波關于速遞公司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的請求不予支持。受訴法院判決付迎春賠償楊波已付的電腦款15123元及郵寄費95元。當事人均未上訴。
        (三)案件評析
        本案的判決為消費者網購遇到快遞丟失、損毀等問題的維權指明了思路,即應當向賣家主張損害賠償。這一判決的依據是合同的相對性原則。消費者與賣家簽訂了買賣合同,消費者履行了付款義務,賣家就負有向消費者交貨的義務。如果消費者沒有收到貨物或者收到的貨物不符合約定的要求,消費者就有權向賣家主張權利。至于快遞公司丟件,屬于賣家與快遞公司之間的運輸合同關系,快遞公司不直接向消費者承擔責任。
        二、快遞運輸有風險,貴重物品需保價
        前述的案例解決的是網購消費者應當向誰主張權利的問題,接下來就要關注快遞運輸合同本身的問題。在運輸合同糾紛中,保價條款往往對案件結果有著重大影響。在廣東高院再審的葉旭訴申通公司運輸合同一案中,法院認定盡到提示義務的保價條款合法有效,具有約束力。
        (一)基本案情
        2013年6月22日,葉旭稱交付兩臺手機給申通公司運輸,《申通公司快遞詳情單》上只填寫了寄件人及收件人的姓名、地址和電話,并未填寫寄送物品內容、保價、非保價等事項,《申通公司快遞詳情單》在“寄件人簽名”一欄處記載“簽名前,請仔細閱讀背面快遞服務合同”。《申通公司快遞詳情單》背面的《快遞服務合同》約定:“一、寄件人權利和義務:對快件可以自愿選擇是否保價、自愿選擇獲得賠償的限額……三、保價條款:寄件人可根據快件的重要性、易損性或貴重與否等,自主選擇保價或不保價快遞服務品種……寄件人對快件選擇不進行保價的,寄件人有權在《詳情單》上對快件價值進行選定,如快件毀損滅失的,按寄件人的選定進行賠償;若寄件人沒有選定的,則寄件人確認快件的價值在人民幣500元內,快遞服務單位在該范圍內依法承擔責任。……五、《詳情單》是本合同的組成部分。本合同自寄件人、快遞服務單位收件人員在快遞詳情單上簽章或快件實際交付時生效。”申通公司確認該郵件已在運輸途中丟失,現在無法找到。葉旭請求法院判令申通公司賠償兩部手機的損失6999元。
        (二)裁判結果
        受訴法院認為,葉旭在向申通公司托運物品時,申通公司向其出具了《申通公司快遞詳情單》,該單正面提示仔細閱讀背面快遞服務合同,背面《快遞服務合同》以粗體字提示“可以自愿選擇是否保價、自愿選擇獲得賠償的限額”、“寄件人對快件選擇不進行保價的,寄件人有權在《詳情單》上對快件價值進行選定,如快件毀損滅失的,按寄件人的選定進行賠償;若寄件人沒有選定的,則寄件人確認快件的價值在人民幣500元內,快遞服務單位在該范圍內依法承擔責任”,上述內容并未違反國家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是合法有效的,對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同時,《申通快遞詳情單》中設有“內件名”、“保價”和“非保價”等欄目,但均為空白,葉旭未在《申通快遞詳情單》中聲明托運物品的名稱、實際價值,也未選擇對物品進行投保。葉旭持有該《申通快遞詳情單》,且其在托運時,并未對該單所載的《快遞服務合同》的相關條款未提出異議,由此可認定其同意并接受該《快遞服務合同》,現葉旭主張《快遞服務合同》對其不具有約束力,并訴請申通公司向其賠償6999元手機損失依據不足。法院依據涉案快遞單背面的《快遞服務合同》的條款約定。受訴法院判令申通公司應向葉旭賠償物品損失500元。
        (三)案例評析
        本案判決表明,快遞合同中的保價條款是決定快遞損失賠償數額的重要因素。保價條款屬于格式條款,《合同法》第39條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如果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盡到了第39條的合理提示義務,且不存在《合同法》規定的其他無效情形,格式條款是合法有效的,對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因此寄件人在交寄貴重物品時,一定要仔細閱讀保價條款,選擇保價服務,以免在出現快遞丟失、損毀的情形時,無法獲得足額的賠償。
        三、快遞企業未盡提示義務,保價條款可撤銷
        前述案例說明了保價條款有效的情形,但如果保價條款不是合法有效的,快遞企業就不能通過保價條款免除或減輕自己的賠償責任。成都中院判決的涂樺訴申通快遞運輸合同案就體現了這一點。
        (一)基本案情
        徐燁訴稱其委托申通公司向客戶郵寄價值15614元的玉佛(翡翠)一件。申通公司在快遞運輸過程中丟失該貨物,造成徐燁經濟損失達21614元。請求人民法院判令:1、撤銷《快遞遞送合同》第六條第二款(保價條款),                2、申通公司賠償損失21614元。
        法院審理查明徐燁提交的由申通公司于2013年5月29日向徐燁出具的快遞單正面“發件人簽名”一欄下方使用小號字體印刷有:“您的簽名表示您已經仔細閱讀并接受本單背面的合同條款”內容,徐燁在該欄簽名。“內件描述”一欄中載明:“易碎物品,輕拿輕放”,“申明價值”一欄中載明為1600元,“保價費”一欄中載明為45元,“運費”一欄中載明為21元。快遞單背面使用小寫字體印刷有《快遞遞送合同》條款,第二條第二款載明:“托運人應當妥善保證委托承運的物品,且必須符合物品安全運輸的要求,對特殊性質的物品(如重要物品,易損壞的物品等),托運人應做好特殊包裝,并向承運人作出特別聲明,或實行保價措施。”第六條第二款載明:“……對保價遞送物品的滅失,按保價的金額賠償,但不超過保價的最高賠償限額人民幣拾萬元。”徐燁在托運貨物時已向申通公司支付了運費21元、保價費45元,共計66元。
        (二)裁判結果
        受訴法院認為,關于《快遞遞送合同》中第六條第二款的效力問題。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九條的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當事人違反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關于提示和說明義務的規定,導致對方沒有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對方當事人申請撤銷該格式條款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所謂格式條款,是指由一方當事人事先制訂好的,其內容未經雙方當事人討論的合同條款。本案中,快遞單背面印刷的《快遞遞送合同》條款就是格式條款。雖然《快遞遞送合同》第六條第二款載明有對保價貨物的滅失按保價金額賠償的相關內容,但該條款內容應屬限制申通公司責任的條款,所涉條款內容形式上并未采取足以引起注意的文字、符號、字體等特別標識,申通公司亦未舉出其他證據證明對該格式條款已盡合理提示及說明義務,故徐燁要求撤銷《快遞遞送合同》第六條第二款的訴請,法院予以支持。關于徐燁要求申通公司賠償損失21614元的訴訟請求,由于其不能證明自己所受的損失為21614元,故按照填寫貨物保價金額時的保價金額確定貨物價值,即1600元。法院最終判令:一、撤銷涂樺與申通公司《快遞遞送合同》第六條第二款;二、申通公司于向涂樺賠償1666元。
        (三)案例評析
        合同法第39條規定“格式條款是當事人為了重復使用而預先擬定,并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條款。”“采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9條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當事人違反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關于提示和說明義務的規定,導致對方沒有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對方當事人申請撤銷該格式條款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
根據上述規定,快遞公司預先擬定的保價條款,屬于格式條款。格式條款中對保價貨物的滅失按保價金額賠償的相關內容,屬限制快遞公司責任的條款。如果快遞公司對這些條款內容在形式上并未采取足以引起注意的文字、符號、字體等特別標識,或盡到其他合理提示及說明義務,則該條款屬于可撤銷條款,法院可依據當事人訴請而撤銷該條款。
        四、快遞企業有重大過失,保價條款無效
        快遞中的保價條款,除了存在前述案例的可撤銷事由,還可能因違反《合同法》第40條和第53條而被法院判決無效。青海高院審理的達哇桑周訴西寧申通案便是此種情形。
        (一)基本案情
        2014年9月17日,達哇桑周與其父親沈紅斌一起前往西寧申通公司位于海西西路的經營網點,辦理價值300000元,重量為1公斤冬蟲夏草的郵寄業務,達哇桑周將1公斤冬蟲夏草打成了2兩1盒的10個禮品盒,禮品盒上標明了冬蟲夏草字樣,工作人員于秀娟接待了達哇桑周父子,于秀娟詢問了包裝盒內是什么貨物,達哇桑周回答貨物為冬蟲夏草,于秀娟讓陳建偉對貨物進行打包,達哇桑周對其貨物保價5000元。次日,達哇桑周托運的冬蟲夏草由西寧申通公司按照普通貨物辦理航班托運。數日后收件人未收到貨物,達哇桑周即開始查詢,直至9月27日西寧申通公司告知托運貨物已丟失。達哇桑周起訴請求判令西寧申通公司、申通公司、申通西寧分公司賠償達哇桑周丟失貨物的價款30萬元,承擔達哇桑周因追索貨物支出的交通、住宿等費用7302元。
        (二)裁判結果
        青海高院再審認為,關于涉案冬蟲夏草的價值,認定為24萬元。關于涉案保價條款在貨物丟失后效力的認定,本案事實表明西寧申通公司與達哇桑周之間長期形成了托運冬蟲夏草的業務關系。西寧申通公司對達哇桑周所托運的涉案貨物在辦理承運時不按物品的名稱、數量等情況據實進行驗收,允許達哇桑周隨意填寫與所寄貨物內容不一致的快遞詳情單,又允許達哇桑周對托運的價值較高的冬蟲夏草按5000元保價,西寧申通公司的行為導致了達哇桑周填寫的快遞詳情單內容與實際貨物不一致及貨物實際價值與保價不一致的后果。快遞詳情單記載的《快遞服務合同》應屬于格式條款,而保價條款是快遞服務公司提供的格式條款中的重要條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條規定:“格式條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中華人民共和國郵政法》第四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款規定:“保價的給據郵件丟失或者全部損毀的,按照保價額賠償;部分損毀或者內件短少的,按照保價額與郵件全部價值的比例對郵件的實際損失予以賠償”,“郵政企業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給據郵件損失,或者未履行前款規定義務的,無權援用本條第一款的規定限制賠償責任。”西寧申通公司作為快遞企業不嚴格執行收件驗視制度,未按快遞詳情單的要求對保價條款據實填寫,也未在交付西寧機場托運的快遞詳情單的保價欄中填寫保價內容,致使保價條款存在于形式上,未表達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并不能起到保價的作用。西寧申通公司對不正確履行收件驗視制度存在重大過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三條第(二)項關于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的,合同中訂立的免責條款無效的規定,西寧申通公司所承運的涉案貨物發生風險后,其以達哇桑周自愿選擇了保價為由,限制達哇桑周請求賠償責任的范圍不當,涉案合同保價條款無效。
本案經青海高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西寧申通公司賠償達哇桑周貨物損失24萬元,并賠償交通、住宿費用等合理支出。
        (三)案例評析
        快遞公司不嚴格執行收件驗視制度,未按快遞詳情單的要求對保價條款據實填寫,未在交付托運的快遞詳情單的保價欄中填寫保價內容,致使保價條款流于形式,未表達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并不能起到保價的作用,屬于存在重大過失。根據《合同法》第40條“格式條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和第53條“合同中的下列免責條款無效: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的。”的規定,快遞公司存在重大過失,可以認定保價條款無效。
        本案是合同格式條款無效的典型案例,與前述案例的可撤銷情形相比,無效條款屬于當然無效、絕對無效,無需當事人進行主張,而可撤銷條款則需要依法享有撤銷權的當事人主張,還會受除斥期間等規則的限制。因此快遞企業制定的格式條款存在《合同法》第40條規定的“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情形,或第53條規定的“造成對方人身傷害”“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情形時,屬于無效條款,不能免除或減輕快遞企業對所運輸貨物的賠償責任。
        五、快遞消費提醒:如實填寫物品詳情,貴重物品需保價
        快遞運輸是存在一定風險的,消費者在通過快遞寄送物品時,應在快遞單上寫明物品名稱、價值,一旦快遞出現丟失、損毀,快遞單可以作為證據證明損失的價值,獲得賠償。
        此外,快遞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一般有保價條款,規定了未保價和保價快遞賠償限額,為了維護自身權益,消費者在郵寄貴重物品時,應當選擇保價服務,并在快遞單上如實寫明物品價值,以便于在出現糾紛獲得充分賠償。如果出現快遞丟失、損毀的情形,按照保價條款不能得到合理救濟,消費者可以也向法院起訴快遞企業,并根據具體情形提出撤銷保價條款、宣告保價條款無效等請求,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此文系轉載,若有侵權,請立即告知刪除) (責任編輯:中國消費者投訴網)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同意其說法或描述,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
  • 中國消費者投訴網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網站合作服務聲明 | 聯系我們
  • www.blwlvc.tw 京ICP備14031623號-5
  • 中國消費者投訴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 本站所有信息均來自網友提供,任何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果出現捏造誣陷的信息,請及時提供證據,本站將立刻刪除。
基本的二十一点玩法技巧有哪些